论坛风格切换
  • 971阅读
  • 11回复

广阔天地第一年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金冷渊
 
发帖
13387
— 本帖被 城北小乔 设置为精华(2015-09-19) —
在广阔天地的第一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区政协征集知青史料出版《沈北知青》征稿)
1972年我中学毕业,按照当时的分配原则,作为知青必须到农村插队落户,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。12月20日这天早上,同学马成山来到我家,帮我扛着箱子,我背着行李一起来到学校集合。上午九点钟,汽车载着我们到达目的地,新城子区财落公社毕家大队,下了汽车,大队暂时把我们安排在村小学校待命。
天近中午,大队党支部书记朱连贵带领六八届知青庞金友来到小学校。朱书记首先讲了几句欢迎的话,又由庞金友简单介绍了青年点的情况。他说:“现在青年点里同学之间相处的都比较融洽,新老同学要搞好团结、互相学习、互相帮助。”高华同学的父亲还代表知青家长讲了几句话。父亲那天也来送我,当汽车要返回时对我说:“用的东西都齐全了,生活要节俭些,要虚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少说话,多干活,好好锻炼自己。”随后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两元钱递给我说:“留着,以备急用,”就上了汽车,我恋恋不舍地目送汽车渐渐远去。那一刻我心里酸酸的,好在我是男子汉,没有落泪。
送走了亲人,我们到了青年点。来到了我们的新家。青年点一排五间砖瓦房,东头一间由男生住,南北炕;西边有三间,两间大屋一间小屋,都是南北炕,由女生住。男生和女生宿舍中间是厨房。由于新来这么多知青,已经住不下了,原来的知青有几个被临时安排住在老乡家。
那天本来起的就早,饭吃的也早,中午开会也没人给饭吃,直到晚上天要黑了,也没吃上晚饭。什么原因呢?谁也说不清,有人开玩笑地说,也许是贫下中农在考验我们的忍耐力吧。
   当时我们一起来二十个人,由于刚来也没有什么准备,谁也没带吃的,大家都饿的前腔贴后腔,直到晚上八点钟,晚饭才做好。那顿饭到现在我一直也忘不了,那锅高粱米饭就像枪沙般的硬,嚼的牙床直疼。我因为有两颗蛀牙,结果硬是把一颗蛀牙嚼下了一半。菜是每人半碗白菜炖猪下水,据说猪下水是公社特批的,每个新到知青的青年点给一副。

饿了一整天,又吃了硬高粱米饭,到了半夜我的胃就疼了起来,那滋味就甭提了。忍着点吧,别人都能忍咱怕啥,不都是人吗?当时我心里想这做饭的老贫农怎么不多放些水,多煮一会儿呢?
好不容易熬到天亮起床,我们几个知青在青年点附近的大道上闲溜达,看看这村庄的地形地势。快八点钟,做饭的老贫农来了,笑着问我们:“昨天的饭菜做的怎么样?”还真有会拍马屁的人,连连称赞说:“大叔的手艺真好,好吃极了”。我忍不住笑了,老贫农笑着问我:“你笑什么?你就说好不好吃吧?”我回答:“好是真好,只是我的牙不争气,还没有米粒硬呢,硬是让米粒把我的牙咯断了半截”。大伙相视而笑,老贫农自己解嘲地说:“饭硬经饿,饭硬经饿。”我心里说:那也没有这么经饿的啊。
从第二天起,我们就被组织起来,听大队革委会主任李忠启介绍了村里的基本情况,通过他的介绍我们知道村里共有98户人家,395口人,由两个小队组成。第一小队的社员大部分住在小河的北岸,第二小队的社员大部分住在南岸。大队党支部书记朱连贵,治保主任毕成林。一小队长朱长富和赵宝全,二小队长朱志贵。全大队旧社会有富农一户,户主现已死亡,但三个儿子还在,另有四类分子一人叫白士祥。一小队中农居多,二小队贫农居多,贫协主席就是给你们做饭的刘仲昌,革委会副主任赵洪林。每个小队各有马车六辆,手扶拖拉机一台。”李主任介绍完情况后,贫协主席刘仲昌又给我们讲村史。
经过几天的学习后,大队革委会将我们分到各小队,我和马成山、孔兆伟、徐忠礼、赵华昆、李永红、陈凤蓝、王玉华、汪丽娟、苏玉洁分到第一小队。

分完队就要上工了,头天晚上我和马成山,赵华昆一起来到了一小队的队部。社员都已经下工了,生产队里只有喂马的饲养员,交谈中得知这个老农姓商,负责夜间喂马工作。我们同饲养员闲谈了一会儿,决定到队长家同队长见个面,饲养员告诉我们:朱队长家住在大队部西第四家。我们三个就去队长家,见到朱队长。我们表示要虚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如果有不对的地方,及时批评指正,朱队长也很高兴爽快的点头答应了。
第二天一大早,我们来到生产队,记工员姓崔,是二打头的。他把每人的姓名在记工册上登了记,并在名字后面画了1道。由于我们刚到生产队,每个人能挣多少工分都还不能确定,所以先记录出勤天数,以后评定工分再计算。
当时正是冬季,地里的农活儿都没有了。生产队的活儿都是些零杂活儿:收拾些土粮,清理垃圾,起圈粪,铡草等。最大的活儿就是刨粪堆,往地里送粪。生产队的大粪堆有两三米高,当时冻的很硬,需要用炮弹头打钎子切碎。就是在一个六七十斤的炮弹头上,两边分别焊上铁环,穿过铁环绑上绳子,两个人各拿一根,中间的人拿着炮弹头顶端装的木柄,拉起砸下的往粪堆上打钎子,切下粪块方便装车。当时的农村主要是用农家肥,化肥相当少,所以粪堆就是当年农村必备的肥料。
刚开始我们也不懂农活儿该怎么干,有什么规矩,只知道领导安排什么活儿就拼命的干什么活。只想多卖力气,给社员留下好印象。在日后评定工分时能给你评上高分。所以一到装车送粪的时候,就装完这车连忙帮别人装另一车。看到我们这么能干,队长也非常满意,说“这伙儿知青真能干,比往届的知青强得多。”
1973年春节过后,大地的粪基本送完了,随着天气转暖,开始筹备种地。备耕期间刨楂子是第一步,队长告诉我们准备好刨楂子的农具。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样的镐好用,有社员告诉我们买筒镐,灰土岗子铁匠炉有专门制作的,用起来很好使。第二天我同赵华昆,马成山三人去那儿买镐,记得那个铁匠炉的师傅是黑龙江人,带着两个徒弟。师傅不断地吹嘘自己打的镐怎么怎么好使,甚至十里八村的人都远道来买。
第二天上午,队长特别安排木匠李忠保给大伙儿安镐把。下午我们的镐把安好了,上工时,队长说:“丑媳妇难免见公婆,你们今天就开始学着刨吧。”
刨楂子的活儿,没刨时不知道,等到刨上了就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简单了,更不是有力气就行。刨楂子的方向必须一边顺,去时如果是右撇刨,到地头往回刨时便要使用左撇。楂须子太大了不行,太小了也不行,用农民的话说,太大了叫‘搬疙瘩’,打楂子时土太多,人拿着沉。如果刨小了根须没有全刨出来叫做‘刨大钱儿,’打楂子时人虽然省了劲,种地犁地时就有麻烦了,犁出的垅就会有大疙瘩,影响播种质量。所以说要刨出的楂子要大小正好、而且来回要两个撇。
那天我上垅时别人已经刨了半条垅,我只好往前追,好不容易刨到地头,再往回刨时却遭了罪。不会使左撇,就得退着刨,屁股就朝前了,这时就有社员说你“卖屁股”。老社员刘志高看到我被拉了半条垄,就走过来,对我说:“你那么刨不行,我来教你” 。我按照他教的方法刨,还别说,他教的方法既快又省力。
刨完楂子就开犁种地,那时种地没有播种机,全是手工播种,施底肥也是传统的施肥方法,劳动强度较大。春耕期间队里提出的口号是:“上工早晨三点半,下工晚上看不见”,我们每天凌晨三点半就到生产队队部,等分配完工作,走到地里正好天亮。为保证播种距离的准确,每粒种子都用手摆好,然后踩格子埋土,女工主要从事播种和踩格子工作,男工主要是施肥,刨这类活。公社派出工作组现场督促种地进度,提出:不种五月地,不插六月秧的口号。所有大田种地必须在四月末之前结束。因此,种地的苦和累也是正常的。
大地播种刚刚结束,区水利局组织的辽河护岸水利工程开工了,工程位于黄家公社高坎大队北面的辽河岸边。辽河岸多年来受河水冲刷,岸边的耕地面积逐渐成为河道,多年来这个难题一直没有解决。这次工程的目的,就是固定好河岸不让河道继续往南滚。具体做法是把柳树枝条扎成网状的捆,用铁丝绑牢,放到河岸,再用石头压住,以防止河水冲刷河岸。各公社各大队都抽调了人员去参加护岸工程,我和徐凤军、高华、吴学林四个人被安排出民工。辽河岸边春风刺骨,干活儿时流了不少汗,歇气时凉风吹来浑身打颤,所以最好不要停下来,以免着凉生病。辽河护岸工程进展比较顺利,参战民工日夜兼程,经过二十多天奋战,我们圆满完成了辽河护岸工程。
回到青年点,我们照常去生产队上工了。这时知青点的生活可是一年中最艰苦的,食堂里根本没有菜吃,而饭呢,就是头年打下的粮食,主食主要是玉米面大饼子。由于头年的粮食水分偏高再加上保管不当,粮食有些霉变。做出的大饼子有一股霉味。没有菜吃是因为头年没有挖菜窖,就没有储存白菜萝卜。而开春新种的菜还没长大,没办法只得烧一锅开水,抓一把咸盐放到锅里再放少许的玉米面搅和搅和就算汤了。玉米面大饼子呈暗绿色,咬一口下咽时都辣嗓子。不吃还不行,不吃干不动活儿啊。那年春天的生活就这么艰难,足足有三个多月。有一天我向点长赵华昆建议:“今年秋天挖个菜窖,再淹点咸菜,养几头猪。我们生活就能好些,可不能象以前那样了”,赵华昆觉得我说的也有道理,就说:“真得想点办法了,要不,这日子也太难过了。”
种完地之后到铲地前我们就开始盖房子,房基选址在原来青年点前面二十米处,测量以后拉来了砖石,开始挖地槽。青年点所在地用老百姓的话叫‘毕家坟’,是原来毕家村毕姓家族的祖坟。原先的一栋房子在坟地的北侧,再盖就是坟地里头了,由于文革时平坟,坟头不见了,成了平地,究竟坟头在哪个位置,谁也说不清。 那天我们挖地槽正挖在棺木上,棺木的尾部被挖了出来,从棺椁里遗骨和随葬的被褥来看,不超过几十年。在西房山处又挖到一座棺木,但只挖到一角,就没有再动,因为它刚刚碰到房山地基边缘。房子盖的很简陋,所以盖的也很快,在铲地前就盖完了,虽然质量差些,但毕竟我们有了新住处。
青年点房子盖好了,我们就搬了进去。这时田里的小苗已经挺高了,铲地开始了。刚铲地时要领掌握不好,速度自然慢得很多。赵华昆,马成山体力好,铲地的速度快,有时看我落到后面,时常地接我一段,所以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彼此都没有什么说的,成了最好的哥们,生产队评工分时我们三个在知青中也是最高的。
三遍地铲完了节气正逢入伏,高粱,玉米这样的高杆庄稼快到一人高了,最后蹚的三遍地就是封垄。所说的封垄,就是在犁板上面加上两块木板或草把,让犁出的土填满庄稼的根部。因为的深,加上庄稼已经长高,一匹牲口拉不动,要两匹或者三匹牲口拉犁。蹚三遍地时再像一二遍地那样两三匹牲口横拉就不行了,那样大耍棍会把庄稼全拉折,所以蹚三遍地用的是小耍棍,拉犁的牲口要排成前后一行,走到一个垄沟里,也叫拉长套,地时后面的一匹牲口是短套,车老板用鞭子还可以控制,前面的一个或两个牲口拉的是长套,车老板很难掌控,再加上在地头磨弯时容易乱套,所以就用人领套。说到领套那可是个不好干的活儿,领套的人要走在最前面,用手抓着前面牲口的笼头,领着牲口顺着垄沟走,还要注意别让牲口踩到自己的脚后跟。早晨下地时庄稼上全是露水,一条垄没走多远,领套的人浑身就被露水湿透了。玉米叶划到脸上、脖子上留下道道的红印和芝麻口,经露水和汗水浸泡,蛰拉拉的疼。尤其是一到晌午,带着盐份的汗水流出来,把脸和脖子蛰的有些红肿,两个胳膊也留下庄稼叶子划出的道道划痕。生产队的组长还特别‘看重’我,专门让我干这活儿,理由很简单:“你领套领的好,你就一干到底吧,”七三年的领套活我是一直干到地结束。
完后叫挂锄,这时天热雨多,主要是干割青草沤绿肥的活儿,时间宽松了很多。这段时间青年点里确实很清净,原先在学校读书时我的语文成绩很差,我便利用这段时间读了点书。农村的政治气候比学校要宽松得多,看一看古书、小说,一般情况下还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。利用这段时间静下心来读些书,充实一下,弥补自己的文化差距。
记得1973年的秋收是9月15日开始的,开镰第一刀是割谷子,也是我第一次割地。谷子的茎、叶是谷草,属经济作物可以卖大价钱,也是队里牲畜的主要饲料。所以割的时候茬子不能留高,刀得贴地皮搂,谷草本身就硬,再加上贴地皮搂,刀不时地刮碰到地面的石子,稍不留意刃口就很容易崩了。听老社员说过,割谷子不能戴手套,否则捆腰儿时就不跟趟。正式开割时,没割一会儿手就被划破了,刀也崩了几个口子,腰像折了一般地疼。等到社员都歇气时,我躺在地上走不了了,在割完的谷堆上仰面躺着,尽可能地使腰痛缓解。到晚上收工,洗手吃饭,手都没法洗,满手全是口子,一沾水蛰拉拉地疼,晚上睡觉时双手怎么放都不得劲,火烧火燎疼得难受巴拉。
割完了谷子割高梁,相比割谷子,就要好多了。因为割高梁不用太弯腰,同时割六条垅,还要来回串着走,自然轻松自如多了。割完了高粱最后割大豆、玉米,秋收用了20天就收割完了,粮食都堆放在场院,等待风干后打场。    
在这段闲暇时间,青年点挖了眼水井。赵华昆、马成山和我同几个青年点的同学一起开挖,因为我们没有经验,大队安排了几个老社员给我们做指导。水井选址在青年点伙房东南四米左右的地方,地表水位不是很深,只挖七、八米,水就上来了。我们总共干了一天,下了八节水泥管,吃水的问题彻底解决了。
最后还有吃菜的问题,怎么也不能象春天那样大饼子就咸盐水吧。秋季的菜很多,只要挖个菜窖就可以储存,可以解决冬季和来年春天吃菜的问题。菜窖选址在青年点院内的西侧,因为我们吃饭的人多,所以菜窖就得大一点儿。我们四个人挖了大半天,巧的是菜窖正挖到一个棺木,棺木已经腐烂,随葬的衣物也分辨不清了。大家草草的清理了遗骨,七手八脚地把窖盖上了。菜是能储存了,可做饭的女同学怕菜窖里的死人棺材,不敢下菜窖拿菜,。一到做饭时就喊男同学下窖取菜。
趁着还没上冻,我们又在伙房内彻了两个大水泥池子,抹上水泥面压光,防止渗漏。水泥池干了以后淹了萝卜、芥菜疙瘩、小白菜等咸菜。后来我们又砌了猪圈,养了几头猪,把做饭剩下的泔水等下脚料用做猪饲料。到打场送粮前,我们过冬生活的必要条件基本具备了。有的社员风趣的说:“青年点的小日子这回可起来了,以后可得添人进口了。”
粮食经过在场院晾晒,就可以脱谷打场了。粮食脱粒后要人工用木铣除去杂物,俗称“扬场”,每当粮食被木铣扬起后,粮食的籽粒重,垂直落到地下,那些轻的碎桔杆、碎玉米皮等就会随风分离到一旁。然而垂直落下的也不全是粮食,有打碎的玉米棒等,就需要人工用扫帚去扫到粮食堆的下风头,那活儿可是吃灰的活儿。刚下乡时父亲把他在五七干校时用过的大手巾送给我,这时就派上用场,只要用它把头包上,衣服里就灌不进灰尘。每次扬场时组长基本上都让我干这活儿,时间长了,活儿干得也熟了,有的社员看着被扫的漫圆型的粮堆风趣地说:“看人家扫帚扫的,真的没治了。”当然我也会回敬他一句:‘甘当贫下中农的小学生嘛’。

打完场后就开始送粮,生产队有六辆马车,送粮时每人跟一辆马车装卸。开始时装粮的麻袋都是扎口,每袋有一百五十斤左右,到粮库后验质、检斤、卸粮,都挺麻烦。后来改成定量包,每包二百零二斤,用麻袋线缝口,做为转出商品粮,免去粮库重新包装的工续,直接发运。出发前生产队都是大伙儿装车,到粮库卸车时那可真是叫劲儿,车老板帮你把粮袋搭到肩上,你就扛着往粮垛上落。粮垛很高,搭有两节跳板,每当脚踩下去,跳板就颤悠,腿肚子也跟着颤悠,心里也没底,害怕摔下去。每次卸完二十六袋粮食,浑身都被汗水湿透,卸完了马上往回返,去拉第二趟。就这样干了几天后,胆子也逐渐大了,扛麻袋也就自如了。公粮送了二十多天总算送完了,我扛麻袋功夫也锻炼出来了,直到现在,二百斤的麻袋我还能很自如的扛起来。
临近1974年春节,生产队收回了卖粮款,年终可以分红了。这年的分值并不算高,扣除口粮款我还领到一百八十六元。那天开资是会计管账,朱队长点钱。朱队长数钱时的眼神都有异样,数完钱交给我时说了一句话“咱们一队的钱都让你给挣去了。”
当我接到钱时,心里百感交集:‘这真是血汗钱呐!’下乡后风里来雨里去,生产队的活儿没有我没干过的,汗珠子掉地下摔八瓣,我们都闯了过来。幼年曾读过的‘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,谁知盘中,粒粒皆辛苦’,下乡后我才算真正地体会到此诗的意境和教育意义。
时光流逝,四十年过去了,每当我回忆起那段知青岁月,感慨颇多。在当时残酷的就业现实面前,知青们勇敢的面对社会人生,用稚嫩的肩膀担起了共和国的艰难,为后来的改革开放赢得了时间。现在,虽然身处在流金淌蜜的岁月里,但那风风雨雨的知青岁月,仍然萦绕在我们心头。是那段坎坎坷坷的知青经历,铸就了我们一生的坚韧与顽强!是第二故乡的父老乡亲们给了我勇往直前的力量!是第二故乡的淳朴民风熏陶了我的思想!是第二故乡旖旎的田园风光孕育我人生最美的诗行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
  • 显示/隐藏【直方图】
6条评分金钱+26
静水微澜 金钱 +4 难忘岁月难忘经历,化作人生财富。 2015-09-30
信天游 金钱 +5 文笔细腻,情感真挚,恭喜出书。 2015-09-20
庆春 金钱 +4 精彩,欣赏 2015-09-20
欧阳 金钱 +4 蹉跎岁月,文笔生动,写得精彩,欣赏拜读。 2015-09-20
城北小乔 金钱 +5 佩服金老师的记忆力,四十年前的情景真的是历历在目,那是当年知青生活的缩影,艰苦岁月里的一曲青春之歌! 2015-09-19
青风钓客 金钱 +4 令人难忘的蹉跎岁月,文笔生动,写得精彩,欣赏拜读。 2015-09-19
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

精彩

感动

搞笑

开心

愤怒

无聊

灌水
离线青风钓客

发帖
190968
只看该作者 1 发表于: 2015-09-19
令人难忘的蹉跎岁月,文笔生动,写得精彩,欣赏拜读。
离线城北小乔
发帖
17996
只看该作者 2 发表于: 2015-09-19
佩服金老师的记忆力,四十年前的情景真的是历历在目,那是当年知青生活的缩影,艰苦岁月里的一曲青春之歌!
离线金冷渊
发帖
13387
只看该作者 3 发表于: 2015-09-20
回 青风钓客 的帖子
青风钓客:令人难忘的蹉跎岁月,文笔生动,写得精彩,欣赏拜读。 (2015-09-19 07:01)  img: images/back.gif

谢谢钓客赏识,惭愧!
离线金冷渊
发帖
13387
只看该作者 4 发表于: 2015-09-20
回 城北小乔 的帖子
城北小乔:佩服金老师的记忆力,四十年前的情景真的是历历在目,那是当年知青生活的缩影,艰苦岁月里的一曲青春之歌! (2015-09-19 16:04) img: http://bbs.yduoo.com/images/back.gif

谢谢小乔鼓励!蒲河八媞才是真正的笔杆子。此文是政协为填补知青历史空白,作为整理历史文献出版《沈北知青》向社会征集的作品。我只是能把当年的情景真实的讲述出来而已,作为知青我有义务把当时的情景展示给人们,让人们不要忘记知青在共和国历史上的功绩。此书现已出版。据编辑说,收到征稿三百八十多篇,入选七十八篇,此文有幸入选,作为文史资料载入史册,也值得庆幸。

离线欧阳

发帖
142771
只看该作者 5 发表于: 2015-09-20
蹉跎岁月,文笔生动,写得精彩,欣赏拜读。
离线城北小乔
发帖
17996
只看该作者 6 发表于: 2015-09-20
回 金冷渊 的帖子
金冷渊:谢谢小乔鼓励!蒲河八媞才是真正的笔杆子。此文是政协为填补知青历史空白,作为整理历史文献出版《沈北知青》向社会征集的作品。我只是能把当年的情景真实的讲述出来而已,作为知青我有义务把当时的情景展示给人们,让人们不要忘记知青在共和国历史上的功绩。此书现已出版。据编辑说,收到征稿三百八十多篇,入选七十八篇,此文有幸入选,作为文史资料载入史册,也值得庆幸。 img: images/back.gif


显示/隐藏【直方图】


  祝贺金老师的作品入选历史文献《沈北知青》,留下珍贵的史料。金老师的文章语言朴实、记录详细,那个年代的画面又在眼前清晰再现。


离线信天游
发帖
126670
只看该作者 7 发表于: 2015-09-20
文笔细腻,情感真挚,恭喜出书。
离线墙下花语
发帖
372
只看该作者 8 发表于: 2015-09-20
不让知青回城,扎根一辈子,干到现在,农村广大天地,大有作为呀!
珍爱生命!
离线金冷渊
发帖
13387
只看该作者 9 发表于: 2015-09-23
回 信天游 的帖子
信天游:文笔细腻,情感真挚,恭喜出书。 (2015-09-20 18:58)  img: images/back.gif

写的线条很粗啊!谢谢鼓励。
离线金冷渊
发帖
13387
只看该作者 10 发表于: 2015-09-23
回 墙下花语 的帖子
墙下花语:不让知青回城,扎根一辈子,干到现在,农村广大天地,大有作为呀! (2015-09-20 19:40)  img: images/back.gif

呵呵!其实按照当时的政策,知青有两种类型,一种是兵团知青,这部分人去的是边疆农场,发服装,每月给21元工资。(相当于安排工作了,抽调回城机会很渺茫)另一种是插队知青,服装由自己解决,吃的粮食也要自己挣工分折算粮款,自己养活自己。如果遇社会招工,可以抽调回城,人数指标由公社发,选谁抽调由村里定。但是原则上是下乡两年以上表现好的才有资格被抽调。(我们是属于后一种,插队知青。我是两年半以后煤矿招工抽调走的。)1979年知青大返城,不论哪种知青都回城了。也有极少的知青因为已经结婚安家没能回城,成了真正的扎根农村六十年。
离线人在江湖
发帖
48023
只看该作者 11 发表于: 2015-10-01
欣赏佳作,点赞!